您的位置:【四海阁】 > 历史军事 > 明虎 > 第七百三十六章 刚回杭城来圣旨

《明虎》 第七百三十六章 刚回杭城来圣旨

    第二天,古奇顿处。

    “虎神,这人审得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土家这几天的凶案都是他们做的。”王老虎道。

    古奇顿拍了下桌子,道:“这两人正是疯了,拿普通的土家人开刀。他杀了土家人,我们土家人也不是好惹的,杀人者偿命!”

    王老虎已经想到了这个结果,这两人在土家犯了这么大的事,杀害了这么多无辜的土家人,杀人偿命这不为过。但是,他们两人是宁王手下重要的人物,重要的大将,他们应该被捉拿到大牢里接受朝庭的审判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儿,王老虎道:“宁王一直以来想窃取土家,不过,他再也没有机会了。这两人是宁王的死党,他们不到黄河心不死,还想死恢复燃。所以,他们才会到土家来闹事。他们不光冲着你们,也是冲着我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大奸大恶之人,不可饶恕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不能饶恕。”王老虎道,“不过,宁王毕竟犯了这么大的事,不是土家能够一家解决的。现在皇上也已经知道宁王犯乱之事,我想这件事还是交由朝庭来解决为好。”

    古奇顿想了下道:“他们在土家犯下这样大的事,我怕土家人不服,况且,他们还要陷害虎神,更是不可原谅。”

    “土家民风纯朴,我清楚,眼睛里根本见不得这样的事。他们在土家犯了事,理应让土家来处理,这事我就跟首领来求个情,让我将这两人带回京城,交由刑部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虎神即已经说明了来意,我也尽当给虎神一个面子,这件事,老族长其实已经交待过,全权交由虎神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有首领这句话,我也就放心了。他们两人罪大恶极,如果我王老虎就这样不给土家人一个交待,将人带走,也是无义,我会给土家人一个交待。”王老虎道。

    “有虎神这句话就够了。”古奇顿道,“这次这么快就能将他们抓住,全是你的功劳,如果没有你通知我,我们还都被蒙在鼓里呢?”

    “这叫信息情报共享,在未来战争中,情报共享十分重要,这决定着成败。他们可能是得意忘形了吧,以为自己已经大获成功,殊不知在土家我已经布下众多眼线,这其中还得感谢首领你,如果没有你让我的人进入土家,凭我一人不知要调查到猴年马月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很好奇,上次虎神带来了虎神军,还有非常厉害的你的贴身卫队,这一次也不例外,你的这些人足够厉害,宁王他是瞎了眼,与虎神作对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也是阴差阳错,宁王这是逆天做事,不得人心,如果没有我,也会有其他人站出来,对付宁王。”王老虎道,“首领,我现在还有一个请求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马上回浙江,同时也会带走我的四夫人,我们一走,魄也就成了孤儿一般。”

    “虎神不带走白虎吗?”

    “浙江地界养不了这样大的虎,所以请首领好生照顾。”王老虎道。

    “这一点虎神完全可以放心。”

    王老虎点点头,他也没有了后顾之忧,等处理好了一些事,就可以和洛雨依一起离开土家,回到杭城。

    “虎神,听你说起宁王还没有抓住,他会不会来到了我们土家?”古奇顿问道。

    王老虎想了一下道:“侯平本来就是土家人,他回来搞破坏不奇怪,但是宁王,他的根不在这儿,所以我认为他来土家可能性很小。”

    “一天没有捉住宁王,我们土家也不安心。”

    “宁王是对土家报有窃取之心,但他的时代已经过去,他手下的两员大将也已经落网,他想要再闹出点事来,已经不可能,所以首领大可以放心。”

    古奇顿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不过,土家近几日还是要小心一些,对于一些生人还是要严加防犯,毕竟防人之心不可无。”

    “虎神说的有理。”

    转眼王老虎在土家又过了几日,洛雨依的守孝期已满,到了王老虎离开土家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布尼身上受伤,行动不便,但还是在人的搀扶之下来到了大厅里,算是为王老虎送行。白虎魄也在厅内。

    “虎神今日就要离开土家,我也来送送虎神。”布尼道。

    “老族长的情意我心领了。”王老虎道,“还有首领,这次我回浙江,四夫人一同回去,我怕她会水土不服,另外,我们那边的婚俗,这新娘还需要伴娘,所以向土家借了十个未婚女子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虎神就不要客气了,洛雨依打小就没有离开过土家,这次,她要跟虎神到个陌生的地方,我们也是不放心,所以带上几个土家姑娘,还是不错的主意。”布尼道。

    “老族长说的对,虎神,你想得周到。其实更重要的是,我们的百灵鸟还需要您细心照顾。”古奇顿道。

    王老虎笑笑,道:“这个当然,土家百灵鸟到了浙江,说不定还能发挥她的特长。江浙一带戏曲文艺也十分地发达,先不说誉满全国的越剧,她的歌声足可以组建一个文工团。”

    “文工团?什么文工团?”

    “就是唱唱歌,跳跳舞的事,战士们有时

    在前线作战辛苦,这些文艺兵给们唱唱歌,解解闷,解压解压。”

    “就只唱唱歌?”古奇顿问道。

    “难道还要做其他什么事?”王老虎道,“这唱歌跳舞解压也是很好的一种方法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听说只有有钱人家才能享受到如此礼遇,虎神却让一般的士兵也有此待遇,这可是第一人。”布尼道。

    “这只是举手之劳,我的四夫人明摆着是这一把好手。”王老虎道。

    大家笑笑。

    布田却道:“洛雨依走了,我少了一个好友。”

    洛雨依道:“你也可以来杭城找我的。”

    王老虎接着道:“从土家到杭城也不过十来天的路程,我和四夫人都十分欢迎土家朋友前来,所以不要以为你少了一个朋友,而是杭城有更多的朋友,在欢迎着你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,虎神说的对。”古奇顿道,“等我们空下来,过些时日可以去杭城看望洛雨依的吗?”

    “可说定了,你们可一定要来。”洛雨依道。

    王老虎道:“四夫人,难道首领还会放你鸽子不成。”

    “放鸽子?”古奇顿奇怪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说首领一定会守信用。”王老虎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从虎神的嘴里总能听到许多稀奇古怪的话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离开土家,王老虎知道要再来土家已经是难上加难的事了。一是接下来自己的使命,他即要跟在当今的大奸人门下当差,而且又要不露声色地帮助当皇上。第二,这次带走的土家姑娘是献给皇上的,他没有说破,有可能这次真的会与土家人撕破脸。

    “这次我就要离开土家,侯平与端木在土家行凶作恶,杀死了这么多的人,上次我说过要给土家人一个交待,在临行之时,我这就与大家一个交待。”王老虎道,“请大家出厅到外。”

    王老虎请大家出了厅。

    两名人犯早已押解在外。

    “这两人儿恶多端,在土家接连犯下多罪,我身为朝庭中人,不得不将他们带回京城,呼侯发落,但土家所犯之事之罪皆不能饶恕,今天我就以虎神的身份给土家人一个交待,给被他们害死的祖涛,阿杰,水秀姑,矍千一个交待。来人。”王老虎刚喊出一声,奇顺,张正便应道:“属下在!”

    “砍去他们两人各一只手,以敬效尤!”

    “是,公子。”

    土家人齐身下跪,谢虎神。

    王老虎在土家为自己解了毒,而且还带回了十个土家未婚姑娘,完成了他自己订下的计划。他带着洛雨依往杭城赶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他又不得不面对这样一个事实,在自己出师宁王之前,他已经休了自己的夫人,回到杭城后,他要如何做,是将她们接回来,还是继续维持现状。

    一日,他们正在半路休息。王老虎与洛雨依等人坐在一块儿,此时张正向前来,对王老虎说道:“公子,南昌传来消息。”

    王老虎对于南昌的事,还是比较在意的,当张正说起南昌有消息的时候,他对洛雨依道:“四夫人,我去去就来。”

    “相公有事就去忙吧,我有锦灵陪我。”洛雨依道。

    王老虎与张正来到一处偏僻处,王老虎问道:“南昌城有什么消息?”

    “刚才我收到飞鸽传书,说朝庭对王斯忠大人擅自举旗,针对宁王的事已经做出了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朝庭怎样处理?”

    “朝庭已经将王大人官贬两级,并且发配荆州,让他做了个闲职史官。”

    “朝庭这样做正是伤人心哪。”王老虎不禁感慨道,不过他知道现在朝庭的意思决然不是皇上的意思,有人在把手遮天。但是下面的人总是认为这是皇上的主意,是皇上贬了王老。“张正,常遇春应该回杭城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公子。王大人被贬之后,常遇春等人就回了杭城。”张正道。

    “也好,现在宁王的两大将已经被擒,即使他回到南昌,也掀不起什么大浪。”王老虎道。

    “公子,京城也有消息传来。”张正继续道,“朝庭派了一名姓魏的官员,管理江西。”

    魏大人。“我猜这个魏大人也是刘谨的人。”王老虎道,现在这个时候,江西出现了这么大的事,刘谨刚好派了自己的人进驻江西,“所以他要先支开王老,常遇春离开也是正确有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,他们追究了王大人,会不会对你也是秋后算帐?”张正道。

    “王老的性格,一定是不与刘谨为伍,所以才会遭到他的排挤。不过,对于王老来说,也算是好事,他这种清高不羁的个性,加上他的独特才华,留给后人的不是美谈与财富吗?”王老虎对王老大为赞赏,唯独没有说他自己。

    张正也明白王老虎所说话的意思,要在这大明立足,有时候弯腰也是一种方法。

    “张正,我从土家带回的十个土家姑娘,你知道我要做什么吗?”王老虎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小人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说起来我还有些自责,我骗了土家人,刘谨给了我一个难缠的任务,这个任务不是好事

    ,我要我在民间搜集一些未婚女子,将他献给当今圣上。你知道这些女子最后的结局吗。一个都没有好下场。”王老虎叹了口气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为皇上找女人,公子何需叹气呢?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皇上的圣旨,我自没有话说,但是现在这些都是搬不上什么台面的事。所以这些女子,刘谨自不会让她们活着离开。”王老虎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不是皇上选秀。”张正也似乎明白了一些。

    对刘谨的对战也要迅速地展开,不然自己真的害死这么多未婚女子,即使土家人不责备自己,自己也过不了自己这一关。

    没过几天,王老虎等人就回到了杭城。这次不知为什么,王老虎回来觉得特别亲切,不知是因为自己赢得了与宁王的悬殊作战,还是自己在京城的九死一生,抑或是自己与夫人的好聚好散。

    “奇顺,你带四夫人和土家姑娘们先回知府府。“王老虎想过杭城的府邸,他在休书中已经明确让他的夫人们继续居住,所以洛雨依,王老虎将她安排到了知府府。

    “是,公子。”

    接下去,王老虎要先回卫所,毕竟卫所的事也是重要的事。

    王老虎带着张正和容玉回到了卫所,连同刚刚捉回的两个重要人物。

    卫所里,秋怀实早已经回来,王老虎交待过他,他回到卫所的第一件事,就是石有才等其他将领放出。现在卫所的情况如何,王老虎不是很清楚。

    他刚迈进卫所的第一步,他就感到气氛不错。石有才率众将军前来迎接。

    “罪将石有才领着众将前来迎接王将军。”石有才道。

    “石将军,请起。”王老虎边说边拉起石有才,其他将军也一同起身,王老虎轻轻地道,“石将军,我应该向你赔不是,忠言逆耳,我还是没有听你的,竟还将你关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王将军,你什么也不要说了,以后我都听你的。”石有才道。

    “皇上让你来杭城,不是让你来听我的,毕竟你为官也好,还是经验也好,都比我足,该提点的地方还是要提点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唉,我老了,这世界是属于你们年青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石将军有没有听过一句话,姜还是老的辣。以后你的提点还是不可少的。”王老虎说着,看了看底下的将军,“秋将军。”

    秋怀实向前一步道:“王将军。”

    王老虎看了看刚让客户的侯平,端木两人,“这两人你认识吗?”

    秋怀实看了看,道:“末将认识,他们都是宁王的手下。不过这位侯将军?”他想说的是侯平早已经被捉住了,为什么这次还有一个候将军。

    “先前我们捉住的那个是假的,这个才是真的。”王老虎道,

    秋怀实听了点了点头,王老虎道:“秋将军,这两人的重要性,不用我多说了。现在我命令秋将军,好生地看管这两人,不能有任何闪失。”

    “是,王将军。”

    “王将军。”石有才轻声地对王老虎道,“前两天京城派人来杭城了。”

    京城来的人?石有才这么神秘地告诉王老虎,他的第一个反应是皇上派人来找他了,如果是,这真是太好了,自己有很多话要对皇上说,现在终于可以一吐为快了。“人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没有回来,所以我安排他们在卫所住下了。”石有才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有说是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他说是来传圣旨的。”石有才道。

    传圣旨?这又是一个怎样的圣旨,王老虎不明白,但从京城来的人,王老虎总是充满了希望,如果真是皇上的人,那真是太好了。“赶快去请。”

    京城里的人马上到来,王老虎并不认识,如果是以前的小李子,他就能肯定是皇上的人,但看着是张生面孔,所以,他也不能肯定。

    “大人,让你久等了。”王老虎率先讨好道。

    “王将军,我出发之前,刘千岁再三告知我,王将军是外出替他办事去了,所以他让我们在这里等你几天。”那太监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能体谅我,真是我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“王将军,你的好事来了。”太监道,“王老虎接旨。”

    在场的王老虎,石有才,秋怀实等一起下跪接旨。

    太监念道:“奉天承运,皇帝召曰,王老虎在平息宁王作乱一事上又建奇功,特嘉赏王老虎绸锻百匹,并荣升为兵部右侍郎,三月后上京城赴任。秋怀实表现英勇,特升为卫所镇抚。钦此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万岁,万岁,万万岁。”王老虎等人谢恩。

    大家站起身。王老虎接过圣旨。太监道:“王将军,你知道皇上为什么要你三个月之后再上京城赴任吗?”

    太监搬出了皇上,其实王老虎心里清楚,这背后都是刘谨在搞鬼。“我很想知道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刘千岁交给你的事,三个月应该会办好了,另外,刘千岁想让你在家过了年,再上京城,他可是都为你在考虑呀。”太监轻声地道。

    王老虎笑笑,对秋怀实道:“带大人去领赏钱。”

    明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