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【四海阁】 > 玄幻魔法 > 红龙大君 > 第六百五十五章 地下城

《红龙大君》 第六百五十五章 地下城

    “吱吱~”

    臭老鼠沿着墙角迅速爬过,蜈蚣、马陆、蜘蛛这些喜欢阴暗潮湿的虫子,在发霉的稻草底下钻进钻出。

    令人的毛骨悚然的触感从指尖传来,小胖子哈尔打了个哆嗦,连忙抬起撑着地面的左手疯狂甩动。

    锁着手腕的铁链哗哗作响,吓得他赶紧摁住,免得暴露自己已经清醒。

    “呼~呼~”

    因为精神紧绷心情激动,呼吸声在牢房中清晰可闻,小胖子静静的等待着,过了片刻发现没有动静后,悬着的一颗心方才安稳落地。

    地下空气流畅不通,各种腐臭、尸臭、屎臭交融混合,在精神放松之后,发挥起了它们应有的作用。

    “呕!”

    压低着声音干呕了一阵,小胖子总算缓过了劲,他无比庆幸走了几个小时的山路,帮助胃部和肠道消化了中午的食物,将它们变成了米田共。

    轻轻拍着胸口,小胖子瘫靠在了墙上,他尽量用嘴巴去呼吸,直到这时才静下心来观察环境。

    此地是间木栏式的牢房,外头的墙壁上斜插着一支不算明亮的火把,照明范围非常有限,仅能让他判断出房间的大小,最多不超过十平米。

    由于房间里太黑伸手不见五指,照明术又太过扎眼,小胖子只好用精神感知。

    人类之间的精神力天生就有差别,与巨龙更是无法相比,大部分人只能做到模糊感知,穿墙能力极差,并且容易受到干扰,经常出现判断失误。

    在没有道具、法阵和仪式等辅助的情况下,小胖子的感知范围非常可怜,哪怕是身处没有遮挡物的空旷地带,撑死了也不过方圆十五米。

    不过扫描一间牢房,还是绰绰有余的。

    “左边过去半米是墙壁,拐弯后有具骷髅,从体型判断,应该是矮人或者侏儒,也可能是人类小孩……”

    精神力从左至右兜了一圈,在右手边的墙角处,他发现了一个昏迷中的活人,想必就是秦大雷。

    “呼~没死就好。”小胖子哈尔稍稍安心,开始思考该如何跑路了,他的魔力没被封印,挣脱手铐和脚链很轻松,只是出口处肯定有守卫,得想办法将他们吸引过来,一次性全部解决。

    就在他琢磨如何行动时,由远及近的脚步声传进了耳中,听数量应该有三人。

    “干!”

    小胖子在心底暗骂了一声,也顾不得什么虫子,连忙躺倒在地继续装昏。

    当然,姿势有所改变,他用手臂盖住了大半张脸,眼睛微眯,既然偷窥又不会让人发现。

    心情忐忑地等了半分钟,三个神秘兮兮的黑袍人,出现在了牢房外的过道上。

    为首那人拎着圆形的钥匙串,上面用绳子系着十来把模样相近的钥匙,随着他的动作丁零当啷的响个不停。

    钥匙男抬起另一只手,抓起牢门上的铁链,握住锁头将钥匙塞了进去,然后顺时针一拧。

    “咔哒!”

    挂锁的u型环弹起,铁链无力垂下,砸在了木栏上,发出了一声巨响,至少在死寂的环境中是的。

    伴随着牙酸的“吱呀”声,木头牢门被钥匙男推开,三人步入其中,依旧保持着三角形站位。

    左后方的家伙缓慢抬手,一团柔和的白光亮起,小胖子果断闭上眼,开始权衡双方战力。

    “秦大雷昏迷,我手脚背缚,敌人实力未知,且数量有三个,外头可能另有看守,贸然行动成功率为太低!”

    小胖子打消了立刻反抗的念头,准备静观其变,等待更成熟的时机。

    在牢房被照亮后,钥匙男俯下身子,单手将小胖子提溜了起来,右后方的那人上前一步,把一个对半分开的金属圆环,套在了小胖子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清脆的机械卡扣声响起,圆环闭合紧贴皮肤,随后一道轻微的电流,从头到脚游遍了小胖子全身。

    “狗项圈!”

    小胖子心中大骇,狗项圈是通俗的叫法,意指无论你多牛逼,一旦被套上项圈后,就得像条狗一样乖乖听话,当然不包括传奇。

    之所以那么厉害,自然是有原因的,项圈上激发的电流,拥有干扰魔力回路的功能,另外它还有防拆系统,暴力破坏的话,会把人的脑袋炸上天。

    固定肩膀的手松开,小胖子自然摔倒,演技简直爆炸。

    “我说怎么只用铁链拴着,原来是去拿道具了啊。”吐槽了一句后,他彻底放弃了逃跑的打算,只求小猫咪能赶紧过来救人

    “应该会吧,毕竟他的同伴也在这。”小胖子心里其实很没底,这支冒险者小队总共就三人,外加一只懒散的猫,有生战力少的可怜不说,其中还有个拖油瓶的海洋人妹子。

    小胖子正着急上火呢,不曾想“昏迷”中的秦大雷骤然暴起,钉在墙上的铁链瞬间崩断,站在最前面的钥匙男始料未及,被一拳轰飞撞在墙壁上,软塌塌的滑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番动静可不小,急促的脚步声高频率响起,明显是惊动了看门的守卫。

    “我去你吗的!”小胖子爆了句粗口,翻身而起不再伪装,趁着敌人愣神之际,用铁链勒住了一人的脖子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敌人只剩下了一个,单挑根本不是秦大雷的对手,三下五除二就见了阎王。

    “雷哥,你什么时候醒的?”小胖子问。

    “砰砰……”秦大雷扯断了束缚两人的铁链,他的状态不太好说话很虚弱:“先把守卫解决再说。”

    小胖子点头,两人先后冲出牢笼,向脚步声传来的方向看去,借着昏暗的火光,只见前方跑来了两个持剑的披甲守卫。

    秦大雷默不作声,将铁链绕在拳头上,深吸了一口气,强忍着不适冲杀而去。

    闪耀的雷光在黑暗中格外醒目,看似普通的看守,其战力却强于神秘的黑袍人。

    两米宽的狭长通道,用剑厮杀只会束手束脚,双方你来我往,近身打了几十个回合,胜出者毫无悬念。

    小胖子见胜负已分,连忙上前扶住了身形摇晃的秦大雷。

    “先找个地方躲起来,我脑袋昏的厉害,可能有脑震荡,那群王八蛋下手太重了。”秦大雷捂着额头骂道。

    两人以尽可能快的速度小跑着,路过了一间间牢房,有的空荡荡有的关着人,痛苦的呻(和谐)吟声断断续续,给了的感觉非常压抑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离出口不到八米时,一只惨白纤细的人手,从牢房里伸了出来,紧紧地抓住了哈尔的裤管。

    “放开!”小胖子怒声低吼道,紧接着猛地扯了下腿,然而那只手仍旧死死的攥着,哪怕指甲盖都翻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救救我。”这是道沙哑的女声,它的主人听起来比秦大雷还要虚弱。

    小胖子忽然想到了什么,问道:“你对这里熟悉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女人回答的坚定有力,看得出来,她非常非常渴望活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骗我的后果!”小胖子眯着眼,露出了危险的气息,接着对秦大雷耳语道:“雷哥,我们需要一个向导。”

    秦大雷点头,一脚踹在了木栏杆上,胳膊粗细的木头应声而断,牢房里的少女,从缝隙中侧身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没时间多做观察,三人相互扶持,跑出了地牢路口。

    “地牢一共有四层,最上面是看守所,我们出不去的,只能走最下面的密道。”少女指着边上向下的楼梯说道。

    小胖子有些犹豫,不知该不该相信,只好将抉择权交给了武力担当。

    秦大雷:“听她的。”

    三人顺着楼梯一路往下,遇到守卫能躲就躲,实在不行也没办法,只好让秦大雷上去解决,因此他又添了几道伤口。

    队伍来到第四层,眼前出现的景象让人始料不及,用一个词语来形容,那就是废墟。

    “是那场小地震造成的。”少女主动解释道。

    三人排成一列纵队,由少女在前带路,秦大雷负责断后。

    此处地形复杂,有时要爬行钻洞,有时要侧身贴墙,也有时要翻越障碍,总之前进速度很慢就对了。

    “胖子,前面的通道比较小,你别跟着我钻,从上面爬过去,小心点别弄塌了。”或许是因为即将逃出生天,少女的精神好了不少,说话也不再那么虚弱。

    小胖子爬在她身后,语气不爽地强行辩解道:“我这不是胖,是丰满!你懂不懂?”

    秦大雷磨了磨牙,对着他的屁股来了一拳,催促道:“丰满你个头,速度点!”

    小胖子乖乖闭上了嘴,队伍加速前进,又过了十多分钟,少女忽然停下,说道:“第十二间牢房,就是这里了,我们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三人跨过一具腐烂的尸体,钻进了这间牢房,小胖子拍着身上的灰尘,盯着墙壁上的裂缝,狐疑道:“你是怎么知道这里有出口的?”

    少女走到裂缝处,侧身钻了进去,闷闷的声音从里面传来:“是我朋友告诉我的,他就是从这里逃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裂缝很窄,小胖子得吸着肚皮才能通过,这还只是小事,最令他苦恼的是,里面有不少突出的尖锐石头,从肚皮上划过,那滋味别提有多酸爽了。

    费了好半天的劲,三人终于从裂缝中挤了出来,小胖子身上到处都是伤口,模样看起来竟比秦大雷还要惨。

    逃出生天,三人不约而同的坐倒在地,秦大雷吸了吸鼻子,浓烈的恶臭差点让他当场晕厥,只好捏住鼻子,用古怪的腔调问道:“这里是哪?怎么会那么臭?”

    少女同样捂着鼻子:“下水道。”

    “下水道?”小胖子重复了一遍,靠着秦大雷右手闪耀的雷光,开始观察四周环境。

    正如少女所说,这里的确是下水道,在他们正前方有条断流的污水渠,阵阵恶臭就是从里面飘来的。

    小胖子感觉这地方有些古怪,打算先套套话:“喂!你叫什么名字?为什么会被抓?”

    少女没有多想如实说道:“希娅特,罪名是偷窃。”

    “偷窃。”小胖子用指甲顶着手,反复咀嚼着这个词语,同时偷偷打量着少女。

    体型瘦弱面颊凹陷,皮肤白的吓人像是吸血鬼,齐耳短发脏乱油腻,遮住了面庞看不清她的脸。

    “营养不良,因饥饿而盗窃被捕,皮肤白是常年不见阳光的结果,超标的下水道系统。”小胖子开动脑筋,结合收集到的信息,他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。

    当年躲入山中的邪教余孽,在地下建立了一座城市,而今三百年多年过去,靠着生养和掳掠,人口数量或许都突破了万这个单位。

    “等等!斯图尔特那家伙说要找帮手,难不成指的就是这群人?一个邪教徒居然潜伏在老爹身边这么多年,也怪不得帝国会落到如此下场,哼!”

    小胖子心中冷笑,对于腐朽帝国的厌恶,又加深了一分。

    至于斯图尔特为何生死,他大致也能猜到,养条狗时间长了都能产生感情,更何况是帅气、善良、大方、英勇、正直……的自己呢。

    邪教徒的想法与斯图尔特理念不合,于是他拼命带着自己逃了出来,那是王八蛋认不得符文,一具尸体要来也没用。

    就干脆让它随波逐流,反正这穷乡僻壤的,被发现在也不打紧,村民们只会把他草草埋了。

    闪耀的雷光忽然熄灭,小胖子心头一惊,斩断了繁杂的思绪,俯身察看起了秦大雷的状况,万幸只是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前面带路,我们得赶紧离开,他需要治疗!”小胖子沉声道,无论是说话的语气还是面部表情,都和平常的他截然不同,仿佛这才是真实的一面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少女起身,在下水道废墟中缓慢前行,小胖子背着秦大雷紧跟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下水道里臭气熏天,只能通过冥想来分散注意力,想着想着,他脑海中的东西就跑偏了。

    从威武霸气的族徽,变成了某只懒散的小橘猫。

    “猫爷!您可快点来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“阿嚏~”小橘猫打了个喷嚏,松开羊角揉了揉粉鼻子,疑惑道:“谁在念叨我?”

    数分钟后,羊角猴停止了前进,凯恩从他身上跳下,走到了一片染色的枯树叶前。

    猫爪分开,灵活的将其夹起,湛蓝星晨刹那间变成了猩红竖瞳,羊角猴后被吓得一哆嗦,竟然直接尿了。

    凯恩丢下树叶,甩了甩尾巴,异常嫌弃的说道:“滚吧!”

    小猴子身手敏捷,三两下就消失在了树梢上。

    小橘猫在原地兜了一圈,重新辨别了方位,还没走出去多远,就发现了一处被幻术遮蔽的洞穴。

    “哼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