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【四海阁】 > 玄幻魔法 > 万欲妙体 > 第六百零四章 陷于绝境中

《万欲妙体》 第六百零四章 陷于绝境中

    李顽见到安梦梵和许倩倩也飞了出去,无奈之下,便跟着出去。

    他在收取灵晶,以做分配,强者们便跟在他身后,徜徉灵晶海洋,欣赏美景。

    三座船辇上,只留下陆展在那里望着,每次都是他主动要求留下来,还感觉与安族格格不入,毕竟这不是他的家族,只是为了陪伴妻女至今。

    大力狂收两次,便已至千里之外,李顽就停滞那里,心中的不安感觉更甚。

    只见一处漂浮着上万个人类强者,俱都是恐惧的表情,挣扎着身体,早已死去已久。

    安若素忽然惊恐地叫道:“那离我们最近的就是笑雨城房族,姚族,左族和邱族的强者,他们怎么会死在这里?”

    众强者已是感到不妙,随着李顽一声虎吼,强者们俱是向着船辇惶急飞去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一股如海洋般乳白色波浪从四面八方涌来,瞬间就吞没强者们,立时恐惧的喊叫声层迭响起。这力量太强,便是李顽都无法挣脱,拼力挣扎着,只能做到缓慢移动。

    眼见安梦梵在远处,他死命向那里挣扎,好不容易到了一半距离,又发现许倩倩在不远处,便又想着拉上她。

    待到了许倩倩处,见她看着自己,眼睛里流露出无助和恐惧,李顽嘶声道:“倩倩,别怕,我一定会救出你……”

    拉起她的手,便又与她一起向着安梦梵移去,可惜他此时已经耗力过巨,渐渐没有了力量,只能被滞凝在那里。这恐怖的力量还阻止了他进玄薇世界,又没有空间山和空间宫殿补充,甚至他试着吸融力量,也是收效甚微,只能让他移动速度快一点。

    万万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巨大危险,几乎是深陷死境,李顽感到绝望。

    只是他绝不会服输,绝不会放弃,曾经顿悟过勇气,至高战念,生死无惧,斗志和战意五个道意,足以加持他面对任何危险,任何强大力量,都不会输了心中那一口气,战志勇往无前。

    李顽与安梦梵对视,她的眼眸泛着温柔,似乎只要能看见他,就是死也无所谓。

    李顽嘶声喊道:“梦梵,别放弃,我一定会救你出去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对第二个心爱女人这般承诺,虽然为大力所迫,他的声量并不大,那里的安梦梵已明白他的意思,向着他微笑,目光更是温柔似水。

    李顽又转看向身边的许倩倩,她看着他,娇面无限柔意,美目中涌现出情光,道:“李顽,我忽然觉得与你死在一起,也是个不错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见她目中的情光,李顽内心也是情意泛滥,道:“倩倩,别轻言死去,我一定想办法救你们出去。”

    许倩倩点头,微笑着,握紧了他的手。

    忽然,不远处传来陆雪的微弱声音:“李顽,你眼中只有她们,就没有我吗?”

    李顽寻声看去,只见陆雪在那里满面怨意,恨恨地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李顽道:“你就别说话了,保存力量,等我救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陆雪此时才展现笑意,美目中也泛出温柔,至少李顽也对她应承了,她已很满足。她身边的安雪睛内心暗叹一声,只觉大力束缚的更紧,不敢再分神,运力相抗着。

    李顽环目四顾,强者们都是不能动弹,向他投以求助的眼神,安若素和禹瑶琴更是死死盯着他,似乎这时间,也要看着他,才能安心地死去。

    李顽不再分神,他闭上了眼睛,要运用本命力量大无量天地神法,与这古怪强大之力做顽强的抗争。

    一段时间后,乳白色波浪开始凝固,逐渐的淡化,似要隐形空气中。强者们绝大多数力量不支,为力量所迫,陷入昏迷中。若是没有人搭救,他们至死会在这里,成为那上万人体化石之一。

    这力量竟然还他奶奶的会凝固,会隐形,李顽悲痛地想着。

    如今他虽然已经能更快速,更加量的吸,却是这只是相对不久前的缓慢速度而言。这力量很是诡异,竟能制约住他的力量,被束缚住,完全没办法。

    安梦梵昏迷,徐倩倩昏迷,陆雪昏迷,安若素昏迷,司徒彩昏迷,安雪睛昏迷……

    这四周只有中道境强者还能保持一定的清醒,李顽睁眼看见禹至已是快模糊的神智,眼巴巴地望着自己,心内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这太难了,这股力量绝不应该存在于人类世界,只是吸这一些,就能感受到极为澎湃的能源力,这不是仙力,就一定是神力,以至于自己虽然拥有大无量天地神法,却实力太弱,也是无法去大量地吸。

    禹至终于昏迷过去,李顽的神智也快模糊,要不是他以顽强的意志支撑着,此时已是没有了意识。

    在迷糊中,他似乎看见一道身影,越来越大,越来越清晰。

    陆展出现在他面前,神色复杂看着他,道:“李顽,你不该出现在这世上,你的灵魂应该早早投胎转世而去。你夺走了梦梵,又让我的女儿对你倾心,这世上,你是我最痛恨的人。”

    李顽强力撑住最后的神智不被迷失,弱力道:“我知道你内心一直仇恨我,只是他们与你无怨无仇,你救救他们吧!”

    陆展摇头道:“我没有义务救他们,就让他们陪你一起死在这里……包括梦梵,既然她已是你的妻子,我也永远得不到她的心,也让她陪你一起死去,这是我对你们的宽容。”

    李顽想冷笑,可是他已没力气,只是在愈加模糊的视线中,看见陆展抱起安雪睛和陆雪,向远处飞去。

    奶奶的,这古怪的力量,只要淡化成空气,便是一个意丹境的真者都能自如地进来,这太诡异了吧!

    这是李顽最后的意念,再也支撑不住,昏迷过去,或许不久他也要成为上万活化石之一,真正地死亡。这力量把他的灵魂都桎梏住了,完全无法再投胎,可见有多诡异,有多强大。

    昏迷中,也许是在梦中,李顽来至一处地方,这是座小城镇,街上人流熙攘,很是热闹。

    这场景很是熟悉,

    他尚是灵魂时,曾在安梦梵的梦中来过,还在这里遇见了游清月。

    只是为什么会又来至此处?难道是在临死前,还想着见游清月一面,才执念要梦见这座小镇吗?梦见这里,能见到游清月吗?

    他的思绪万千,游离于小镇中,就象个孤魂野鬼穿梭着,期待着。

    蓦然,前方走来一个女子,清雅高华的气质能让人自惭形秽,不敢亵渎,清濛的美眸看着他,蕴含着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游清月讶异地道:“为何我又来至这梦中,为何我又与你相见在此,你到底是何邪物?”

    李顽苦笑,道:“清月,我不知为何会来此,或许是我临死前,还有着执念想要见到你吧!”

    游清月微愕,道:“你这邪物要死了吗?这倒是好啊!省的我总是被你引来这梦中!”

    李顽叹息一声,道:“清月,我真的已快死去,这最后一面,你就让我安心地与你说说话,可好?”

    游清月看着他,道:“好吧!我且听你说说,看看你在耍什么诡道。”

    李顽目露出深情,道:“清月,不管你如今怎么看我,我爱你至深,永不变,我的心愿是想去寻找你们,可是我的生命能量在流逝,已支撑不了多久。我无法悲叹命衰,只希望你们能过得好,若是哪日能再记起我这个人,我便是死也万无遗憾了!”

    游清月微笑道:“不错,死前留语,颇为感人,可是我是神,不会为所动的。”

    李顽目光留恋,至少在死前还能见到一位妻子,不是薄待他。

    忽然间,李顽和游清月心生怪异,俱是看向一处,那里走来一位茫然的女子。

    女子琼花月貌,神态娇媚,盈盈中,又似蕴有一丝诡异的气息,似漂浮着而来。

    李顽呆滞,怎么也不会想到,竟然在梦中见到了唐君雅。

    若说能与游清月在梦中相遇,因为她是梦神宿的原因,为何唐君雅也会来至这梦中呢?

    唐君雅见到游清月,娥眉微蹙,怒道:“游清月,你怎么会有能耐带我进这梦中?”

    游清月摇头道:“我没那能量,便是我自己也是无意识地进入这梦,我不知你为何会来此,你若想知道的话,便问问他吧!”

    唐君雅看向神情激动地李顽,更是深蹙娥眉,道:“一个弱小人类,怎么会让我来此呢?”

    李顽可不管她也失去了记忆,不再认识自己了,激动地道:“君雅,我明白了,为何你我能在此相见,那束缚住我的力量是幽冥的力量,是你的神力……我竟然要死在你的力量中,这命运的安排,我不服,坚决不服。”

    唐君雅微楞,随即问道:“你是谁啊?为何知晓我的名字?一个渺小人类知晓我的名字,这感觉还真古怪!”

    李顽道:“你与清月一样,失去了记忆,已是记不得我这个人,我可以郑重对你们说,你和清月都是我深爱的妻子,是被那规则抹去了记忆。”

    万欲妙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