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【四海阁】 > 历史军事 > 大明海殇 > 480.刺杀小狼崽

《大明海殇》 480.刺杀小狼崽

    城主府,是一座城里最高大、最坚固、最奢华的存在,这无庸质疑。

    王京的城主府三进三出,但是能让至尊者看上并住进去的,显然只有主院这一个选择。

    但同时,主院的防御也是最严密的。

    院子里,来来回回的巡逻武士在放哨值守。屋顶上,仅仅看到的就有将近四五名忍者作为暗哨。

    这些人当中,只要惊扰了任何一个,只怕我们这些人今晚就是死战至流尽最后一滴鲜血的下场。可是已经到了这里,难道我们还能打退堂鼓吗?

    趴在屋顶的黑暗处,我静静的观察着周围的动静。主院里四间厢房,每间都住进了人,每间都有看守,可见柴田胜家一定是将这座院子作为自己的家庭院落来设置。

    尤其是正南开门的那间屋子,门里门外几乎排满了守卫,不是柴田胜家本人的又能是谁呢?

    怎么破?我心中暗暗想着。再有两小时就要天明,如果没有解法,我们就只能空手而归,那对我们整体的计划将是极大的打击,这绝对不能允许!

    但是解法在哪里呢?来之前,我预料到柴田胜家会严密防守,但绝没想到他会这样严防死守!

    怎么破?

    趴在屋顶上,我一直告诉自己,要冷静,一定有办法,但事实却是半个小时过去了,我们仍未有一丝一毫的办法!

    就在此时,我忽然听到院子里某处传来若有若无的女性哭声!

    是的,女性的哭声!

    军营里为什么会有女人?这不合规矩!

    身边的九鬼政孝也听到了,他轻轻的用胳膊碰了碰我的手肘,轻声道“先生,一定是抓来的村姑。主将要用的,白天之前就送走了。”

    我顿时心头火起,这些该死的畜生!

    但很快我又让自己冷静下来,愤怒有什么用呢?

    同时又转念一想,或许这就是我们一直在找、却始终没有找到的命门啊!

    思考片刻,我对九鬼政孝轻声道“能分辨出声音的来源吗?”

    九鬼政孝侧耳倾听,得出了和我一样的结论——四间厢房,有三间传出了哭声,唯有一间是安静的。

    而传出哭声三间厢房门口的护卫都站得比较远,似乎是不想搅了大将的好事,也有避嫌的意思在里面。

    三间有哭声,一间没哭声

    柴田胜家的五个儿子,除了柴田胜丰与他不睦、带兵在外以外,其他几个儿子应该都在他身边,这么算来,除了年仅十三岁的柴田胜忠没有召唤陪伴之外,其他的人人都有!

    只能是如此!

    我在等待,等待着那些女人出来,因为军营里不许女人出现,所以他们才会在半夜里抓附近的村姑进来,天明之前一定会送走的。

    “这些女人很可怜,一般她们失贞之后,下场都很悲惨!”九鬼政孝再次轻声道。

    我疑惑不已“为什么?他们还要伤人性命?”

    九鬼政孝叹息答道“并非如此。这些武士玩弄了人家姑娘,也给不了她们名分。可是送回家去之后,姑娘家又丢不起人。一般来说,这样的姑娘要么被秘密处死以证清白,要么悬梁自尽,少有能活下去的。唉”

    该死的!就为了自己一时之欢愉,就要葬送人家姑娘一世之幸福!可是,可是我们现在又能改变什么呢?倒不如将计就计!

    略一思索,顿时我就计上心来,决定冒险演一出荆轲刺秦王的大戏!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间厢房的门开了,一个穿着高丽服侍的女子哭哭啼啼的走出门外,又轻轻的将门带上,才在一个小厮的带领下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我对着九鬼政孝一个眼色,他立即会意,带着两个人都摸下房檐,向着那边的女人悄悄追了上去!

    五分钟后,九鬼政孝已经换好了那名带路小厮的衣服,至于小厮的尸体则已深深的藏进了树林里。

    他问那名村姑“想报仇吗?”

    村姑咬牙切齿“想!他们污人清白,我本就但求一死!能有机会报仇,我求之不得!”

    九鬼政孝替她擦了擦脸上的泪水,轻声道“好,那你听我的,我替你报仇!”

    村姑想也不想就应了,他看见了九鬼政孝等人解决那个小厮,知道这些人绝对不会骗她,而且她一定是有用的。

    “我唯一的要求,就是请你们多杀几个倭寇!”村姑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九鬼政孝叹息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叫金安顺。”村姑答道“贞洁是女人最重要的东西,妈妈说女人不能失贞,否则要么嫁给他,要么杀了他。我不可能嫁给倭寇,所以请你们帮忙杀了他,我不惧一死!邻村的朴珠姐姐就是这样做的,她杀了那个男人,而后自尽了,村里给她立了贞节牌坊。”

    九鬼政孝轻声问道“你住在哪里?”

    金安顺含泪微笑答道“往南十五里,金家村。”

    九鬼政孝叹息许诺“我会让你的家族为你立块贞节牌坊,你绝不会丢了名节的!”

    金安顺纳头便拜!

    对这些战火终淳朴的乡民来说,死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死了还要丢掉名节——她这样的情况,即使回去村里,一般情况下也会被处以族规,她心里清楚,所以对给他报酬机会的九鬼政孝感恩戴德!

    九鬼政孝扶了她起来,递给她一个小瓶子,轻声道“我们要杀的是那个人的弟弟,因为那个人的弟弟比他更重要,而且你已经没有机会再回到他的房间里,对不对?但是我向你保证,只要你杀了他弟弟,我就一定会为你报仇!而且会将你成功复仇成仁的事情带回村里,为你正名!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别的选择!大人,只求您履行自己的诺言!告诉我的爸爸妈妈,安顺已经杀身成仁,请他们带着两位妹妹,走的越远越好吧!”金安顺说完再拜,又开始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“别哭了!安顺,我以忍者的名誉想你承诺,你的消息,我一定会带到!你随我来!记住,要把这瓶子里的东西送进他的嘴里!”九鬼政孝最后叮嘱道。金安顺郑重应了,将小瓶子紧紧攥在手里。

    我趴在屋顶,相信九鬼政孝一定会带给我想要的答案。其实在这个刺杀方案上,我是做了多头准备的。

    如果那女人愿意帮忙,那一切好说,无论她求死求活,我们都有办法。

    若是她不答应帮忙,也好说,只要她换下衣服,让随着九鬼政孝一起去的俊俏小忍者穿了,再带上易容用的假发,混进房间的难度也是不大的。

    所以十分钟后,当我看到那女子随着小厮再次回到院子里时,仅看身材就知道九鬼政孝已经说服了她,想到这女孩不久就要香消玉殒,不由的心中暗暗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两人进了院门,两名负责守卫的武士立即问道“她怎么又回来了?”

    九鬼政孝扮演的小厮背对着月亮,轻声答道“五少爷说是也要用,急切间哪里再去找别的?只能先让她回来将就了!”

    那两名武士立即露出暧昧的笑容来,嘿嘿嘿坏笑不已。一个人说“五少爷那么小,行吗他?”

    另一个却补充道“行不行,这也是个美人,就当是送去让他开心开心、逗个闷子吧!”

    “快去快去!”当先那名武士催促道。

    九鬼政孝立即点头行礼,拉着一脸羞赧的金安顺快步走向了柴田胜忠的房间。

    屋门口的守卫一听,小少爷有要求,那敢问这消息的来源?这些事儿都是内院安排的,他们是外面的守卫,看好门就得了!

    就这样,金安顺得到了进入柴田胜忠房间的机会,临近门前,又回头看了九鬼政孝一眼。

    九鬼政孝对着她点点头,她也用力点点头,郑重的走进了屋内。

    多好的姑娘!我心头暗叹,只愿你来世投胎个好人家,不要再遇上这战乱的世道了!

    屋子里很安静,听不到什么响动,想必是那小孩子胆怯,凡事都是这大他几岁的女子主动。既然如此,想必是没有问题的吧!

    看看天色,东方已经开始蒙蒙发亮,我们不能再等了!至于结果,就让今后的情报人员再去探听好了!

    我等已尽人事,剩下的,就听天命吧。我们可没有和柴田胜家玉石俱焚的想法,那毫无意义!

    等到九鬼政孝换回自己的衣服,再次出现在我们身边,我一招手,所有人开始后撤,我们跃下屋顶、原路返回到那帐篷区之外,正好遇到一队忍者从帐篷里出来,准备外出去换岗!

    看来动手在所难免,只希望墨他们下手利索一些,不要惊动了其他岗哨才好!

    心急火燎之下,我们等那队忍者过去,便立即向着暗道方向跑去!如果被看到,就假装是去换岗的好了!

    钻进暗道,下到地下,又全速冲出城外,恰好看到远处的南城门上灯光闪动,那些忍者正在从城楼上下来,再分头去接替岗哨!

    万幸!万幸啊!

    我心中暗道。按照这个时间差来计算,我们一定可以赶在换岗的忍者之前赶到墨所在的位置。然后前后夹击,一举吃掉这几个岗哨。剩下的,就是利用他们未返回营区的事被发现之前、全速逃命了吧!

    计议已定,我立即将命令下达给九鬼政孝等人,他们几人马上应了,纷纷拿出暗杀武器,做好了战斗准备,并随我尽力向着墨的方向赶去!

    距离墨三十米的位置,我听到几声枭叫,那正是我和墨商量好的接头暗号。九鬼政孝立即回了三声同样的叫声,双方无缝对接,迅速合二为一。

    我的计划很快向墨进行了传达,看着远处逐渐靠近的几个身影,我带着几人缩回了路边的草丛,墨等人依旧留在哨位里,故作急不可耐的等着人来接岗!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才到!我们都快冻死了!”接岗的忍者刚到门前,墨就开口抱怨道。

    带头的忍者听了这话相当不悦,立即开口辩驳“时间都是按时辰走的,我们也是到点换岗,哪有什么早晚!咦!你的声音,你是”

    “噗!”“噗!”“噗!”

    几声闷响,打断了忍者头目的问话!他们的几人都被背后出现的身影蒙住嘴巴,继而利刃深深的又肋下透入,直奔心脏!

    九鬼政孝缓缓放下扶着的尸体,并将之塞进了稍微之中,而后对着我点了点头,我一招手“撤退!”

    是啊,必须抓紧撤退了!到下一拨岗哨换岗,我们有大概一个小时出头的时间来提前开跑。

    那么现在,就让我们奔跑吧!兄弟!

    大明海殇